智慧彩票预测官网

朗读者——遇见篇

发布时间:2019-03-04 01:45    

朗读者——遇见篇

古往今来有太多太多的文字,在描写着各种各样的遇见。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,这是撩动心弦的遇见;这位妹妹我曾经见过,这是宝玉和黛玉之间初初见面时欢喜的遇见;幸会,今晚你好吗?这是《罗马假日》里,安妮公主稀里糊涂的遇见;遇到你之前,我没有想过结婚,遇到你之后,我结婚没有想过和别的人,这是钱钟书和杨绛之间决定一生的遇见。所以说,遇见仿佛是一种神奇的安排,它是一切的开始,希望它能够让我们彼此之间,感受到更多的美好。

今天,我们要上场的第一位朗读者,就要和我们一起分享,他生命当中遇到过的一些人,一些人,一些事。那些人那些事改变了他的命运。让我们掌声欢迎今晚的第一位朗读者濮存昕。

濮存晰:您今天带来的是《老舍散文》,老舍先生有一篇记述文章,叫《宗月大师》。读完之后你就觉得它淡淡的、平静的叙事下,有对于自己帮助过自己人的一种,感恩的情怀。

董卿:老舍是在自己大概九岁十岁的光景,遇到了宗月大师(刘大叔),这个人对于老舍特别特别的重要,要是没有他,可能就没有老舍,生命当中有没有那么一些人,您可以说没有这个人就没有濮存昕。有这样的人吗?

濮存晰:我小的时候,曾经是个残疾的孩子,然后有一个叫荣国威带飞,他为我做的手术,使我站立起来,很多人不知道我是曾经,我小学外号叫濮瘸子。那么你带着这样一个绰号,你带着这样一种同学对你的眼光,你踮着脚走道,一直走到三年级的时候,我父亲找到了积水潭医院,找到了荣国威大夫,他给我做了整形手术,我的脚放平了。我就刹那间我就可以,可以有条件装着让人看不出来了,我就可以慢慢地跑,慢慢地打球。

董卿:你会因为这个受到很多欺负吗?

濮存晰:上体育课,你分拨跑步,那人家不会要你的,不要他,不要他,我们肯定要输,你肯定是。别人去玩,你玩不了,你跑不了那么快,你跳不起来,那么,那肯定是这样的,就濮瘸子应该,所以曾经我有一个,其实我后来好了之后,这个外号一直叫着。我就特别盼望能够上中学,上中学就会……

董卿:换一拨同学。

濮存晰:对,所以一读到老舍先生的这样一种对宗月大师的感恩之情的时候,你自问自己,有谁帮助过我,很多很多人,但是往前去想,应该我的命运中的第一个,真正地帮助我改变命运的人,是荣大夫,荣国威大夫。

董卿:真好,没有荣院长,可能您就没有办法像一个正常孩子那样成长,那有没有谁说没有这个人,就不会在人艺的舞台上,看到濮存晰,还有这样的人吗?

濮存晰:那当然有,我应该感谢我的父亲,那个时候我的父亲,恰到时机地让我成为了今天我是一个有阅读习惯的。同时我也想到了那个人也应该,是我能够想起来,就是我在知青的时候,我真的没有出路了,最后实在不行,我拿着团部请医生帮帮忙吧,帮帮忙吧,给我把诊断写得确定一下,得过小儿麻痹的一个青年,不适合黑龙江高寒地带,给我写上,我拿着这个诊断书,往师部的医生的门前一放他一看,他一抬头,真的一句话他说,你怎么早不来,就给我盖戳了。这个戳一盖我的命运就改变了。那个医生决定着我离开黑龙江,空政话剧团决定我,能够从事文艺工作,蓝天野老师决定我能够不考试进北京人艺,对吧,林兆华能够把我在迷团中间,表演的误区中间,把我拉到有现代审美的表演观念中来,我今天能够成为我自己,还有很多很多人。

董卿:在你自己有能力之后,你也去帮助了很多别的人,无形当中,你也成为了他们命中的贵人。也许有些事情你也不知道,改变了那些孩子的命运。

濮存晰:就是,我就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这样做的,因为别人帮助过我们,我们是可以帮助别人的,荣大夫他的工作中间,他给多少人看过病,不过就是有一个病例,有一个病人是你,对吧。我觉得我们尽可能地去想到我是被帮助过的,我可以帮助别人就是。

董卿:记住那些帮助过你的人,不要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应当,而在你有能力的时候也记住,尽可能地去帮助别人,不要认为事不关己,这是做人的一个道理。我想在通过了今天您的朗读之后,大家可能对此有更深刻的感受,那您要把这篇朗读献给谁呢?

濮存晰:那就献给荣大夫吧。

董卿:太好了,我们去朗读吧。

注:这位宗月大师,他俗名应该是叫刘寿绵西直门大街,那半条街都是他们家的,年轻的时候乐善好施,所以四十多岁的时候,家产被骗光了,出家做了和尚。可以说,刘寿绵先生,是那个最早的点燃了老舍心中那盏善的灯火的那个人。

宗月大师(节选) 

在我小的时候,我因家贫而身体很弱。我九岁才入学。因家贫体弱,母亲有时候想教我去上学,又怕我受人家的欺侮,更因交不上学费,所以一直到九岁我还不识一个字。说不定,我会一辈子也得不到读书的机会。因为母亲虽然知道读书的重要,可是每月间三四吊钱的学费,实在让她为难。

母亲是最喜脸面的人。她迟疑不决,光阴又不等待着任何人,荒来荒去,我也许就长到十多岁了。一个十多岁的贫而不识字的孩子,很自然的去作个小买卖——弄个小筐,卖些花生、煮豌豆、或樱桃什么的。要不然就是去学徒。母亲很爱我,但是假若我能去作学徒,或提篮沿街卖樱桃而每天赚几百钱,她或者就不会坚决的反对。穷困比爱心更有力量。

有一天刘大叔偶然的来了。我说“偶然的”,因为他不常来看我们。他是个极富的人,尽管他心中并无贫富之别,可是他的财富使他终日不得闲,几乎没有工夫来看穷朋友。一进门,他看见了我。“孩子几岁了?上学没有?”他问我的母亲。他的声音是那么洪亮,(在酒后,他常以学喊俞振庭的《金钱豹》自傲)他的衣服是那么华丽,他的眼是那么亮,他的脸和手是那么白嫩肥胖,使我感到我大概是犯了什么罪。我们的小屋,破桌凳,土炕,几乎禁不住他的声音的震动。等我母亲回答完,刘大叔马上决定:“明天早上我来,带他上学,学钱、书籍,大姐你都不必管!”我的心跳起多高,谁知道上学是怎么一回事呢!

第二天,我象一条不体面的小狗似的,随着这位阔人去入学。学校是一家改良私垫,在离我的家有半里多地的一座道士庙里。庙不甚大,而充满了各种气味:一进山门先有一股大烟味,紧跟着便是糖精味,(有一家熬制糖球糖块的作坊)再往里,是厕所味,与别的臭味。学校是在大殿里。大殿两旁的小屋住着道士,和道士的家眷。

大殿里很黑、很冷。神像都用黄布挡着,供桌上摆着孔圣人的牌位。学生都面朝西坐着,一共有三十来人。西墙上有一块黑板——这是“改良”私塾。老师姓李,一位极死板而极有爱心的中年人。刘大叔和李老师“嚷”了一顿,而后教我拜圣人及老师。老师给了我一本《地球韵言》和一本《三字经》。我于是,就变成了学生。

自从作了学生以后,我时常的到刘大叔的家中去。他的宅子有两个大院子,院中几十间房屋都是出廊的。院后,还有一座相当大的花园。宅子的左右前后全是他的房屋,若是把那些房子齐齐的排起来,可以占半条大街。此外,他还有几处铺店。每逢我去,他必招呼我吃饭,或给我一些我没有看见过的点心。他绝不以我为一个苦孩子而冷淡我,他是阔大爷,但是他不以富做人。

在我由私塾转入公立学校去的时候,刘大叔又来帮忙。这时候,他的财产已大半出了手。他是阔大爷,他只懂得花钱,而不知道计算。人们吃他,他甘心教他们吃;人们骗他,他付之一笑。他的财产有一部分是卖掉的,也有一部分是被人骗了去的。他不管;他的笑声照旧是洪亮的。

到我在中学毕业的时候,他已一贫如洗,什么财产也没有了,只剩了那个后花园。不过,在这个时候,假若他肯用用心思,去调整他的产业,他还能有办法教自己丰衣足食,因为他的好多财产是被人家骗了去的。可是,他不肯去请律师。贫与富在他心中是完全一样的。假若在这时候,他要是不再随便花钱,他至少可以保住那座花园,和城外的地产。可是,他好善。尽管他自己的儿女受着饥寒,尽管他自己受尽折磨,他还是去办贫儿学校,粥厂,等等慈善事业。他忘了自己。

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和他过往的最密。他办贫儿学校,我去作义务教师。他施舍粮米,我去帮忙调查及散放。在我的心里,我很明白:放粮放钱不过只是延长贫民的受苦难的日期,而不足以阻拦住死亡。但是,看刘大叔那么热心,那么真诚,我就顾不得和他辩论,而只好也出点力了。即使我和他辩论,我也不会得胜,人情是往往能战败理智的。

在我出国以前,刘大叔的儿子死了。而后,他的花园也出了手。他入庙为僧,夫人与小姐入庵为尼。由他的性格来说,他似乎势必走入避世学掸的一途。但是由他的生活习惯上来说,大家总以为他不过能念念经,布施布施僧道而已,而绝对不会受戒出家。他居然出了家。在以前,他吃的是山珍海味,穿的是续罗绸缎。他也嫖也赌。现在,他每日一餐,入秋还穿着件夏布道袍。这样苦修,他的脸上还是红红的,笑声还是洪亮的。对佛学,他有多么深的认识,我不敢说。我却真知道他是个好和尚,他知道一点便去作一点,能作一点便作一点。他的学问也许不高,但是他所知道的都能见诸实行。

出家以后,他不久就作了一座大寺的方丈。可是没有好久就被驱除出来。他是要作真和尚,所以他不惜变卖庙产去救济苦人。庙里不要这种方丈。一般的说,方丈的责任是要扩充庙产,而不是救苦救难的。离开大寺,他到一座没有任何产业的庙里作方丈。他自己既没有钱,他还须天天为僧众们找到斋吃。同时,他还举办粥厂等等慈善事业。他穷,他忙,他每日只进一顿简单的素餐,可是他的笑声还是那么洪亮。

他的庙里不应佛事,赶到有人来请,他便领着僧众给人家去唪真经,不要报酬。他整天不在庙里,但是他并没忘了修持;他持戒越来越严,对经义也深有所获。他白天在各处筹钱办事,晚间在小室里作工夫。谁见到这位破和尚也不曾想到他曾是个在金子里长起来的阔大爷。

去年,有一天他正给一位圆寂了的和尚念经,他忽然闭上了眼,就坐化了。火葬后,人们在他的身上发现许多舍利。

没有他,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入学读书。没有他,我也许永远想不起帮助别人有什么乐趣与意义。他是不是真的成了佛?我不知道。但是,我的确相信他的居心与言行是与佛相近似的。我在精神上物质上都受过他的好处,现在我的确愿意他真的成了佛,并且盼望他以佛心引领我向善,正象在三十五年前,他拉着我去入私塾那样!

他是宗月大师。

濮存昕饰演弘一法师影响我一生

8月14日下午,濮存昕走进了上海夏季音乐节的篷房音乐厅。身穿粉红色上衣,年过半百的他浑身透着的仍然是年轻与从容。

本来,他是应余隆之邀来跨界讲音乐、讲艺术的。然而,“我和我的角色”这个话题,让扎根表演界多年的他终于还是不管不顾地回到了舞台、银幕角色中,并敞开心扉,畅谈作为一名演员的文化生存与文化角色认定问题。

演员的角色不只是演戏

问:每个人在各自的生活圈中都是一个角色,您对自己的角色如何看待?

濮:表演艺术让演员藏在角色后面,我不过是用角色的名义来表达自己。但是我一定是在做角色的事儿,说角色的词儿。角色提升了演员。

我和同学们不一样,我今年57岁了。我是69届,我小学六年级之后再也没有上学,下乡了。文革期间到了黑龙江,在兵团待了8年,文革结束后才回到北京做文艺。我没有任何高中、大学的学历。我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作为服务社会的角色。我演过优秀的作品,如大师级的经典作品——莎士比亚、易卜生、曹禺、郭沫若的作品。角色让我今天能在观众面前有说话的权利,我也感恩于角色给我的“教育”。

问:角色赋予你异于常人的东西是什么?

濮: 作为演员,在文艺的空间里,向年轻人传递我们对文化艺术的理解,是我们要做的事。五千年的文化不能到我们这个年代就没了,我们要拼命去往回找东西。包括作为外国优秀文化的古典音乐,不能到我们这辈人这里就没了,下一拨孩子不能不知道古典音乐,不知道交响乐,不知道这些大师的经典作品。尽管我们现在也呼唤能出现当代的音乐经典,但是依然无法不仰慕一两百年前如巴赫、贝多芬这些音乐家。戏剧界也一样,我提醒大家关注,9月24日是曹禺先生诞辰100年。曹禺先生是我们国家近代剧作界目前没人能企及的大师,9月24日前后,我们北京人艺要演他的四部话剧。一个当时24岁的年轻人如何能写出当代作家不能企及的作品?我不是说今天的作家都不行,我觉得我们应该用这个时代的精神和文化态度、这个时代对于人的尊重来重新解读曹禺的作品。

问:刚才说到音乐,讲讲您的音乐“履历”吧。

濮:我小时候是北京少年儿童合唱团的,合唱团的经历让我难忘,小时候的歌我现在还会唱。前两天在世博会上我还唱歌呢,带着艾滋病患儿进了世博会参观。音乐让我们的童年那么快乐。我的表演中有音乐感、有节奏、有情绪的点燃,其实都受到儿童时期音乐的影响。我自己是一个音乐爱好者,不是音乐家。我知道音乐对我的重要性,一个人哪怕一辈子只会唱一首歌,也是幸福的。

给我最大影响的两个角色

问:演了很多好戏、好角色,让你印象最深刻、或者说对你影响最大的是哪几个?

濮:很有幸,我演了影响我人生的两个角色——电影《一轮明月》中的弘一法师和电影《鲁迅》中的鲁迅。但是,在商业放映渠道,这两部电影没法放映。为什么花了那么多钱拍的电影不与观众见面?我不相信今天的兄弟姐妹不爱看这个电影。有时候我想这就是今天文化的悲哀。所以我们要拼命把文化市场做好,让真正滋养心灵的文化接近我们,这是我所执着的事。

影片《鲁迅》一开头,鲁迅先生对北师大学生演讲时说:“同学们,你说你们是学生,那么学生又是什么呢?学生是知识阶级的预备军,永远是精神界的战士,永远不会满足现状,永远处于痛苦但同时又是独立而清醒的,不人云亦云的,不见风使舵或随波逐流的,也从不一窝蜂地去充当看客,或虚张声势地跳到台上去做戏。因而他一定又是孤独的、独立的、孤立的、富于洞察力的。真正的知识阶级也因此获得了他的价值。”我觉得今天社会的不断进步,正需要这种永不满足现状、永远不合时宜的真的知识阶级。

问:你觉得知识分子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当代世界?

濮: 我们都是知识分子,我们在知识的教育中成为社会重要的劳动者、建设者。我们北京人艺,包括指挥家余隆在做的交响事业,都是知识分子做的事情。我们所做的事情不同于娱乐。当然,我不反对娱乐,甚至支持超女。但在我们自己,要好好地做,把北京人艺弄得有票房,把交响乐市场弄得在上海、北京这样的城市里更能满足市民的需要。要越做越好,让更多人愿意接受这样的文化。尽管人们对娱乐的东西有需求,但是,我认为真正个性化的文化消费,必定是在舞台艺术上。

在传统文化中寻找角色

问:您塑造的弘一法师,是从另一个文化层面对当今生活给出另一种角度的思索。

濮: 弘一法师今年诞辰130周年。他是中国近代史上非常了不起的文化名人,我始终觉得他不只是一位高僧,更是一位艺术家。他曾经在上海也纨绔一番;为了生意, 他办过太平洋报;他开设美术课、裸体素描课遭到过禁止。他的文化教育救国的理想还是趋于破灭。最终之所以断然出家,那么虔诚地跪在师家面前,一定有一种深刻的内忧外患在。

问:弘一给了你什么?

濮:让我感悟生命。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?我觉得是“原本什么都没有”时候的快乐。禅学是中国对于佛教的贡献,禅的一个最主要的概念是“原本”。“原本”是什么?有这么一句禅:山是山,水是水。作为一个演员有名有利,但是很容易不快乐。比如有一次在南京演出时,我也曾忿忿不平,凭什么我是公益演出,而某个歌星出场费26万?不过,即使在那个时候,我还是提醒自己,要热情地演出。刚开始做演员时,从没想过得最佳演员奖,那个时候是最快乐的。“山是山,水是水”这句话告诉我,应该怎么做。百年千年都应该这样子。这是佛家的一个道理。

扮演弘一法师在山顶剃度时,我痛哭流泪。我问自己,我是不是也要这样?但我没有这种力量,演完我就蓄发了。我心里有这样一个认定:生活中的快乐之源,不仅仅来自文艺。中国的传统文化对我们修身养性是有帮助的,宗教文化也可以让我们心静,我们满可以在传统文化中寻找到一些能让我们心灵真正宁静、快乐的东西。

在社会角色上“求冠居二”

问:你希望你的表演达到一种什么样的境界?

濮: 我演的角色都是从我的心灵出发。角色应该被赋予文化内涵、生命的启迪,即使是有缺陷的人、有负罪感的人。我们应该在文化层面揭示生命的内涵。今年11月即将放映由章子怡主演的一部电影,我在片中演了一个造成全村人灾难的人。我希望自己把这个角色演得活灵活现。但同时,我又希望表演一定要演出兴趣,而不只是让一个形象成为一种概念。我希望让大家觉得濮存昕还是一个有趣的人,希望我表演的角色能让大家看通、看透我。

问:文化在你眼中的分量很重。

濮: 如果说文化艺术在整个自然空间中的作用就好像水雾、植被,是能让温度和空气适宜、清新的东西;那么,如果缺少了文化艺术,我们的生活将是无法忍受的。我觉得,传统文化可以使国家在文化层面上走向和谐、走向平逸,不要那么浮躁。我40岁以后慢慢开始读这方面的书,有了这样的感慨。

问:现在很难有人静下来看文学作品。

智慧彩票预测官网濮:文化让人触及生命中更深层次的东西,因此40岁以后依然有动力会去看。至于那些提供来娱乐一下自己的东西,40岁以前都消遣得差不多了。今天还有哪些孩子在读我们小时候都读的《悲惨世界》《复活》?我觉得不能那么长的历史到了今天商品社会就被中断了。

Copyright © 2018 SKT商贸集团
永升彩票 58棋牌官网 智慧彩票 58棋牌 河北11选5 永仁彩票 河北11选5 58棋牌官网 河北11选5 河北11选5